古镇有江,江中有鱼。

前一天晚上:

薛洋:嗷!牙疼…

宋岚:…(谁叫你吃那么多糖)


第二天:

薛洋(偷偷拿着一袋糖走过)

宋岚(突然出现):你手里拿的什么?

薛洋(吓出猫耳):?!!


你是我凶尸还是我妈?


_


辣鸡文手最后的倔强


其实就是想画一下猫耳朵的薛洋!


第二张是断指前的洋洋(他好可爱


板绘是什么魔鬼啊太难了叭……

这真的是我画的吗……

自闭辽……


[宋晓薛]红头绳

cp:宋薛 晓薛


大概是《遇阳》的番外吧,在义城发生的故事w


晓薛的甜蜜温馨和宋薛的恩怨纠缠都好戳我啊呜呜


这篇写的老顺溜了,所以意识流描写的老毛病又有点犯了qaq


然后就是,希望你能看的开心啦٩(ˊᗜˋ*)و 


-


            〖其一·终章〗


手指在赭红色的头绳间穿梭,终于,薛洋停下了一切正在进行或正准备进行的动作。


他把那红绳缠绕上脖子,在后颈处交叠。


然后狠狠勒紧。...


[宋薛]遇阳

主宋薛

含晓薛

(cp洁癖注意)


长文预警,请在时间充裕的条件下观看。


希望你们能看的开心(´▽`ʃ♡ƪ)


-


这是宋岚辞别魏无羡一行人后的第四年。


他带着霜华和锁灵囊,正如当初所言,行善事,集残魂,然后等待着挚友归来的那天。


往事已矣,步履所及,皆为新途。


-


烛火跃动,一身黑袍的道士坐在旅店客房的凳子上。他眼前摆放着一只刺绣精致的锦囊,囊口微张,透出里面的点点亮光。


那是晓星尘的魂魄。


随着这些年云游四方,锁灵囊日渐饱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宋岚忽然觉着有些好笑,因为他想起了薛洋。


义城八年,从十九岁到...

记录一次悲惨的运动会

cp:宋薛 忘羡 曦瑶


瑶妹弥天作大死hhhhh


在写无羡跑过去对洋洋嘘寒问暖的时候,我心里是很感动的,嗷嗷他就是这样一个平时看起来很不正经但事实上非常关心周围的每一个人的非常温暖的人呢(つb´∀`)


然后就是我可爱的洋崽了,我爱我的崽崽一辈子!


又是一篇短小且不着调的小甜饼,希望你们能看得开心(・▽・〃)


以上都OK的话就→→→


-


十一月,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拉开帷幕。


薛洋叼着酸奶,一脸冷漠地望着人来人往的操场。


“成美啊,我打算去跳高。”


那天金光瑶微笑着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俩...

去游乐园吧!

CP:宋薛 曦瑶 追凌


高中生设定,宋岚和蓝曦臣高二,薛洋和金光瑶高一,至于金凌和蓝思追……emmm大概还在读小学吧?


都OK的话就祝食用愉快啦_(┐ ◟ᐕ)¬_


-


薛洋无聊的时候思考过许多东西。


比如,如何才能不停地吃糖却不长蛀牙啦,如何多角度嘲讽金光瑶的身高啦,如何搞到隔壁班生物大佬魏无羡的笔记本啦……


但他从没想过,自己一个恶名远扬、掀摊不讲人情的流氓校霸,居然会有站在鲜花气球满天飞的游乐园里,和一只蠢熊干瞪眼的一天。...


[荼毘死]今天的恋人依旧脾气暴躁呢

cp:荼毘×死柄木弔


又名《论直男荼哥惹男朋友生气的日常》


在沉迷冷cp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祝食用愉快啦(>▽<)


-


荼毘正在街上闲逛。


其实他不闲,不仅不闲,他还有一堆事要做。


可是他被赶出来了。


就在不久前,他刚刚结束一些任务回到酒吧。


一打开门,他就看到死柄木弔单手撑着下巴坐在吧台的凳子上,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大拇指和食指慢慢的摩挲,小拇指微微翘着。


荼毘走近一看才发现那是绿谷出久的照片。


死柄木这些天时不时的就会看一看这张照片,并且往往一看就是半天。


荼毘有时想看看对方是不是在发呆,奈何后者...

你曾张扬跋扈,也曾失败绝望。

你曾沐浴辉煌,也曾遭受唾骂。

但却不曾倒下,继续追逐荣耀。

不要想,让它消失。

让一切鄙夷随风而散。

没有什么能打败你,

因为年少轻狂,

还没到你最好的时光。

                                ——「Your...

这是一个温馨的睡前故事

-

这座城市是建造在玻璃缸里的。

当世界最后一次蓄积力量,降下来自终结的大雨时,玻璃缸里的水开始聚集并最终形成吞吐天地的海洋,而这里,也将随之沉没在水中。

-

水已经漫过自己的脚踝了。

金木研开始思考自己还能这样活多久,他摇摇头,得不出答案。

远处是一片早已成形的海洋,水里依稀有鱼的影子,它们的嘴开开合合。

来吧,到这儿来。

这地方马上就要成为一座坟墓,最后的海水会吞没一切生命,包括我们,谁也逃不掉这命运。

但是,与其和其他家伙一起在挣扎中难看的死去,不如来我们这里。

在这片还残存着一些温柔的大海里逝去。

-

金木感觉自己的脚已经开始移动,那片...

葬礼

深夜,打斗声。

人群,欢呼声。


这是我的葬礼。


-


电视,广播,网络,所有的一切都在诉说着我的死亡。

我的葬礼,声势浩大。


老人,成人,少年,所有的人群都在期盼着我的死亡。

我的葬礼,欢呼雀跃。


我参加了我的葬礼,就站在尸体旁边,亲眼看着搜查官的武器刺入我的赫眼。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欢笑起来,他们的脸上流淌着快乐,轻松的气息以我的尸体为圆心四散开来。


啊,幸福的连我都想举臂欢呼了。


-


END.

© Tokii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