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有江,江中有鱼。

记录一次悲惨的运动会

cp:宋薛 忘羡 曦瑶


瑶妹弥天作大死hhhhh


在写无羡跑过去对洋洋嘘寒问暖的时候,我心里是很感动的,嗷嗷他就是这样一个平时看起来很不正经但事实上非常关心周围的每一个人的非常温暖的人呢(つb´∀`)


然后就是我可爱的洋崽了,我爱我的崽崽一辈子!


又是一篇短小且不着调的小甜饼,希望你们能看得开心(・▽・〃)


以上都OK的话就→→→


-


十一月,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拉开帷幕。


薛洋叼着酸奶,一脸冷漠地望着人来人往的操场。


“成美啊,我打算去跳高。”


那天金光瑶微笑着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俩...

去游乐园吧!

CP:宋薛 曦瑶 追凌

高中生设定,宋岚和蓝曦臣高二,薛洋和金光瑶高一,至于金凌和蓝思追……emmm大概还在读小学吧?

都OK的话就祝食用愉快啦_(┐ ◟ᐕ)¬_

-

薛洋无聊的时候思考过许多东西。

比如,如何才能不停地吃糖却不长蛀牙啦,如何多角度嘲讽金光瑶的身高啦,如何搞到隔壁班生物大佬魏无羡的笔记本啦……

但他从没想过,自己一个恶名远扬、掀摊不讲人情的流氓校霸,居然会有站在鲜花气球满天飞的游乐园里,和一只蠢熊干瞪眼的一天。


首先,薛洋发誓,他绝对不是自愿来的。

但是当金光瑶提出食堂请客一星期的时候,薛洋犹豫了。

当金光瑶摸索着...

[荼毘死]今天的恋人依旧脾气暴躁呢

cp:荼毘×死柄木弔


又名《论直男荼哥惹男朋友生气的日常》


在沉迷冷cp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祝食用愉快啦(>▽<)


-


荼毘正在街上闲逛。


其实他不闲,不仅不闲,他还有一堆事要做。


可是他被赶出来了。


就在不久前,他刚刚结束一些任务回到酒吧。


一打开门,他就看到死柄木弔单手撑着下巴坐在吧台的凳子上,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大拇指和食指慢慢的摩挲,小拇指微微翘着。


荼毘走近一看才发现那是绿谷出久的照片。


死柄木这些天时不时的就会看一看这张照片,并且往往一看就是半天。


荼毘有时想看看对方是不是在发呆,奈何后者...

你曾张扬跋扈,也曾失败绝望。

你曾沐浴辉煌,也曾遭受唾骂。

但却不曾倒下,继续追逐荣耀。

不要想,让它消失。

让一切鄙夷随风而散。

没有什么能打败你,

因为年少轻狂,

还没到你最好的时光。

                                ——「Your...

这是一个温馨的睡前故事

-

这座城市是建造在玻璃缸里的。

当世界最后一次蓄积力量,降下来自终结的大雨时,玻璃缸里的水开始聚集并最终形成吞吐天地的海洋,而这里,也将随之沉没在水中。

-

水已经漫过自己的脚踝了。

金木研开始思考自己还能这样活多久,他摇摇头,得不出答案。

远处是一片早已成形的海洋,水里依稀有鱼的影子,它们的嘴开开合合。

来吧,到这儿来。

这地方马上就要成为一座坟墓,最后的海水会吞没一切生命,包括我们,谁也逃不掉这命运。

但是,与其和其他家伙一起在挣扎中难看的死去,不如来我们这里。

在这片还残存着一些温柔的大海里逝去。

-

金木感觉自己的脚已经开始移动,那片...

英国绅士躺在美国小伙的怀里,很是舒服的样子。

他闭上祖母绿的双眼,往美国人的怀里蹭了蹭。

美妙的感觉使他有点犯困。

干脆就这样沉眠,再也不睁开眼睛好了,英国人如是想到。

但他很快就打破了这个想法,他缓缓睁开眼,望向怀抱着自己的美国人,他觉得他的恋人正在看着他。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美国人背对着太阳,阳光仿佛穿透了他暗金色的发丝,使他看起来有些透明。此刻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怀中的英国人,嘴角是一抹微笑,和平安定。

这一瞬间英国人觉得他们之间一定有某种奇妙的联系,就像古老东方神话中月老的红线,这条线系在彼此的小指上,接连了彼此之间的缘分及念想。一定是这样。

英国人忍不住伸手抚上了美国人的...

小段子合集

意识流的疯作太多都快写成神经病了于是写点小段子来治愈一下。

一个10篇的段子小集合。


1.关于攻受

“研...”

“?”

“攻和受是什么?”

“......为什么这么问?”

“董香说我是受。”

“啊,受就是你是我的恋人的意思。”

“哦......那研呢?研也是受吗?”

“不,我是攻。”

“诶?攻和受有什么区别?”

“嗯......来,你跟我去房间,我告诉你它们有什么区别。”


2.关于上下

“研!”

“嗯?”

“我想在上面!”

“!”(震惊脸)

“董香说了,只有差劲的人才会被别人压在下面。”

“哦...”(那个叫董香的,明天放学小树林里见,保证打...

葬礼

深夜,打斗声。

人群,欢呼声。


这是我的葬礼。


-


电视,广播,网络,所有的一切都在诉说着我的死亡。

我的葬礼,声势浩大。


老人,成人,少年,所有的人群都在期盼着我的死亡。

我的葬礼,欢呼雀跃。


我参加了我的葬礼,就站在尸体旁边,亲眼看着搜查官的武器刺入我的赫眼。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欢笑起来,他们的脸上流淌着快乐,轻松的气息以我的尸体为圆心四散开来。


啊,幸福的连我都想举臂欢呼了。


-


END.

“你在看什么?”

“雨。”

“哦,已经下了三天了呢。”

“是啊,你看那。”

“?”

“雨水冲走了我的身体。”


仓皇逃走的人啊。

看到了什么?

尸首顺着淤水流进下水道里,被江河分解成碎片了。


深海

-

大海是巨大的丢弃物。

太过巨大了。

于是它成为了世界的垃圾场。

-

我出生于此。

深海孕育了我。

海里是没有语言的。

我没有可说话的同类。

我和沉默的鱼同行。

我们一起走过许多地方,看到许多景色。

我和鱼相互依偎取暖。

鱼很了解我,并深爱着我。

我也爱着他。

时间在永恒中一天天逝去。

然后有一天,那条鱼死了。

我看着他在痛苦中挣扎、死去,他的身躯在海浪的暗涌中渐渐下沉,最终没入黑暗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我没有去追赶,没有撕心裂肺,更没有流出眼泪。

是大海带走了我的眼泪连同我对他的爱。我这样告诉自己。

于是我决定去寻找大海的尽头,向这座垃圾场粗心的清洁员...

© Tokiily | Powered by LOFTER